传奇sf◆举国欢庆!为你送上一首好运歌!我最真挚的祝

天南地北吉祥日

四季轮转到今朝

大吉大利发财日

蓄财待发不可挡

我祝愿你发财发福发家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吉祥如意,黄金遍地欢天喜地 愿你幸福开花

春风得意 愿你生活如画

勤奋努力 愿你意气风发

一马平川 愿你前途大发

发财日祝你财源滚滚一路发

国庆到,祝福绕

好运财运准备好

祝你工作顺事业高

秋雨凉,心舒爽

轻松快乐美徜徉

祝你心情美身体康

愿收到的朋友,财源滚滚来

亲爱的朋友

我的每一句祝福和问候

都附上了福气 、吉祥和好运

传奇合击发布网

据说第一时间收到

并且送给朋友的人

都可以收到这些珍贵的礼物哦

还在等什么

越快送出越好!

原创 |小小的要求,还是两个,又下方留言区精彩互动能是什么要求?贾思邈的眼珠子就贼溜地在小白的身上,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惹得小白的脸蛋腾下就红了。她是女人,能够感受得到这种带有侵略性的眼神。要是搁在以往,她早就一刀子挑过去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可现在,她忍住了。她紧咬着嘴唇,眼眸紧盯着贾思邈,大声道:“贾思邈,你要是能帮我报了白家的仇,我……我可以把什么都给你。”“呃,你都能给我什么呀?”“我现在只有我的身子了……”“嗨,你说什么呢?”贾思邈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痛心疾首的道:“小白,你怎么思想这么邪恶呢?难道我帮你,就是图的这个吗?要真的是那样,我贾思邈跟禽兽还有什么区别?”难道,你不就是禽兽吗?男人啊,总是欲盖弥彰。明明是要干什么事情,偏偏嘴上不说出来,就等待着女孩子自己投怀送抱。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满口的假正经,可实际上下手比谁都快。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点,就说我要跟你睡觉,那多干脆。小白对贾思邈的反应嗤之以鼻,问道:“那你说,你的小小要求是什么?”贾思邈搓着手,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嘿嘿道:“你提出了这个要求,你一定要满足我啊。”小白心中冷笑,手腕轻轻抖动,匕首就跳到了掌心中,点头道:“行,仿盛大传奇私服我一定‘满足’你。”“你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给我看看。”“啊?”原来,他盯着自己这样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就是要自己穿女人衣服给他看呀?当啷!小白手中的匕首就掉落在了地上,再也止不住眼角的泪水了。这下,倒是把贾思邈给吓了一跳:“干嘛呀?不就是让你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给我看看吗?你怎么又动刀子,又哭的?行了,行了,我不看总行了吧?”小白哭着道:“我愿意,我愿意。”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连小白这样坚强的女人,也不例外。其实,她这样的反应,贾思邈倒是想象得到,一个女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默默地,连个宣泄都没有。现在,一旦把感情释放出来,就像是泄了闸的洪水,哪能是说挡住就能挡住的。贾思邈有些手忙假乱,连忙给递纸巾,叹声道:“唉,用不用我借给你个肩膀啊?”小白扑哧下笑道:“去你的,我才不要。”等到她激动的心绪,稍微平复下来了,贾思邈这才问道:“那我现在,可以提出我的第二个小小要求了吧?”“你说。”“你往日里睡觉,嘿……你明白的。”贾思邈伸手一指她的胸-脯,讪笑道:“你是要解开的,还是就这样勒着?”小白白了他一眼:“我要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这女人……贾思邈的心一疼,突然有了一种要将她给揽在怀中的冲动。千万不要误会,贾思邈对她还真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只是觉得,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这种事情,搁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都未必能撑得住,更别说她还是个女人了。其实,往往有些时候,女人的韧性比男人更是强许多。贾思邈问道:“你刚才说,你是白家仅剩下的几个人之一,那白安呢?白家还有其他人吗?”“有。”小白道:“我逃离了燕京市,白安却潜伏了下来,他要联络白家的旧部,等待着我回去,为白家报仇。”忠仆,果然是忠仆啊。贾思邈点点头:“行,咱们现在去医院吧,找医生帮你把石膏打上。”“贾思邈,我的事情,你不能跟她们说。”“我明白。”要是别人,贾思邈直接抱着她就上车了。可小白不一样啊,这个女人太倔强。她不让他碰,他也不相碰,一个把胸都勒成了ipad的女人,碰了又能有什么感觉?小白坐在椅子上,贾思邈直接将椅子给抱起来,大步走了出来。在大厅中,张兮兮和张幂坐在一起,沈君傲和唐子瑜、于纯坐在她们的对面,就这样看着她们。说不说?不说,我们就这样一直看着,非看得你们头皮发麻不可。这种事情,怎么说嘛,张兮兮和张幂想走还不行,她们三个拦着,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了。嘎吱!房门开了,贾思邈和小白出来,算是把她俩给解救了。这……这又是怎么个情况啊?小白又恢复了那股子冷酷的模样,贾思邈生怕她们误会,连忙道:“是这样的,我帮小白将断骨给接上了。现在,送她去医院,把断腿打上石膏。”终于是哄睡了玲玲,吴清月也从楼上下来了。小白这一身伤势,都是救玲玲造成的,她对小白很是感传奇私服1.85激。当听说,小白的断骨接上了,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颗紧张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沈君傲和唐子瑜倒是没想那么多,能把小白的腿接上,这是好事嘛。张幂和张兮兮狐疑地望着贾思邈,不用问都能想象得到,他肯定是看穿了小白的女儿身。既然是这样,他俩在隔间中那么久,有没有干过什么?感受着她俩异样的眼神,小白终于是没有忍住,脸蛋腾下就红了,连忙低垂下了头。既然贾思邈和小白都没有点破,她们自然是也不会说穿了,这是小白的秘密啊!于纯笑道:“走,我来开车,陪你们把小白送医院去。”张幂和张兮兮道:“还是我们去吧。”“你们早点休息,我跟他们去就行。”不顾张幂和张兮兮的坚持,于纯陪着贾思邈、小白就往出走。这样上车,肯定是不能用椅子了,贾思邈弯腰将小白抱起来,轻轻放到了座位上。这一次,小白终于是没有再坚持,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车子一路行驶着,来到了省中医院。在省城,有几人不知道贾思邈的?小护士有些小激动,立即给登记,只可惜没有那种特护病房了,连单间都只剩下一间了。那小护士小心道:“贾大夫,把她安排在单间,行吗?”贾思邈微笑道:“行,你帮忙留意着点儿。要是有特护病房腾出来了,就再把她给转到特护病房去。”“行。”那小护士正要登记,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了一阵几步的脚步声,有人喊道:“大夫,我有朋友马上要住院,赶紧给安排病房。”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跑过来了几个青年,其中一人的胳膊上缠着绷带,还渗着血水,看得出是刚刚包扎好的。贾思邈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应该也是骨折,给他包扎的人,医术肯定不简单。那小护士道:“请你们稍等一下,我在给人登记……”其中的一个身材健硕,留着稍长的碎发,眼睛很大,眉毛很浓,有点儿像是那种一字眉,中间都要连起来了。他穿着连帽衫的卫衣,下身是深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板鞋,不是说特别英俊,但是很有型。他轻笑道:“小姐,我朋友受伤了,我想安排一个条件好点儿的病房,麻烦了。”旁边一个小护士道:“不好意思,现在没有特护病房了……”“什么?”一个很胖,穿着宽松体恤衫,外面套了件风衣,不修边幅的青年,暴喝道:“什么破医院啊?连特护病房都没有了?”“高超,别激动。”那个一字眉的青年,伸手喝住了,微笑道:“小姐,没有特护病房,就给我一个单间好了。”“不好意思,单间也没有了。”“叉!”高超就忍不住了,骂道:“他妈-的,南方哪里有北方好了?连个医院的条件都这么差,早知道就不过来了。曲畅,你别拦着我,他们今天1.76精品传奇必须要给咱们找一个单间。”敢情,那个一字眉的青年,叫做曲畅啊。那个受了伤的人道:“高超,算了,反正曲畅的医术厉害,咱们随便找个宾馆住下算了。”“不行,咱们都过来了,再这么离开,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先生,真是没有了……”“你再说一遍?”高超突然一甩手,给了那小护士一个耳光,叫道:“今天,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你必须给我找一间。否则,老子把你们的医院给拆了。”这也太霸道了吧?贾思邈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自己都禽兽了,但是跟这人比起来,自己简直是比于纯还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女人啊?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本来,贾思邈琢磨着,实在不行,就把自己定下的这个单间,给他变态私服们算了。现在看来,别说是给了……哼私服中变哼,哥最不怕的,就是拳头硬的人了。旁边,连于纯都看不过眼了,上前扶住了那个小护士,叱喝道:“嗨,你们怎么回事啊?有话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动手又怎么了?老子还就对你动手了。”小小的要求,还是两个,又能是什么要求?贾思邈的眼珠子就贼溜地在小白的身上,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惹得小白的脸蛋腾下就红了。她是女人,能够感受得到这种带有侵略性的眼神。要是搁在以往,她早就一刀子挑过去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可现在,她忍住了。她紧咬着嘴唇,眼眸紧盯着贾思邈,大声道:“贾思邈,你要是能帮我报了白家的仇,我……我可以把什么都给你。”“呃,你都能给我什么呀?”“我现在只有我的身子了……”“嗨,你说什么呢?”贾思邈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痛心疾首的道:“小白,你怎么思想这么邪恶呢?难道我帮你,就是图的这个吗?要真的是那样,我贾思邈跟禽兽还有什么区别?”难道,你不就是禽兽吗?男人啊,总是欲盖弥彰。明明是要干什么事情,偏偏嘴上不说出来,就等待着女孩子自己投怀送抱。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满口的假正经,可实际上下手比谁都快。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点,就说我要跟你睡觉,那多干脆。小白对贾思邈的反应嗤之以鼻,问道:“那你说,你的小小要求是什么?”贾思邈搓着手,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嘿嘿道:“你提出了这个要求,你一定要满足我啊。”小白心中冷笑,手腕轻变合击传奇私服轻轻抖动,匕首就跳到了掌心中,点头道:“行,我一定‘满足’你。”“你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给我看看。”“啊?”原来,他盯着自己这样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就是要自己穿女人衣服给他看呀?当啷!小白手中的匕首就掉落在了地上,再也止不住眼角的泪水了。这下,倒是把贾思邈给吓了一跳:“干嘛呀?不就是让你穿上女孩子的衣服给我看看吗?你怎么又动刀子,又哭新开传奇网站中变的?行了,行了,我不看总行了吧?”小白哭着道:“我愿意,我愿意。”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连小白这样坚强的女人,也不例外。其实,她这样的反应,贾思邈倒是想象得到,一个女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默默地,连个宣泄都没有。现在,一旦把感情释放出来,就像是泄了闸的洪水,哪能是说挡住就能挡住的。贾思邈有些手忙假乱,连忙给递纸巾,叹声道:“唉,用不用我借给你个肩膀啊?”小白扑哧下笑道:“去你的,我才不要。”等到她激动的心绪,稍微平复下来了,贾思邈这才问道:“那我现在,可以提出我的第二个小小要求了吧?”“你说。”“你往日里睡觉,嘿……你明白的。”贾思邈伸手一指她的胸-脯,讪笑道:“你是要解开的,还是就这样勒着?”小白传奇私服一条龙白了他一眼:“我要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这女人……贾思邈的心一疼,突然有了一种要将她给揽在怀中的冲动。千万不要误会,贾思邈对她还真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只是觉得,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这种事情,搁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都未必能撑传奇私服合击得住,更别说她还是个女人了。其实,往往有些时候,女人的韧性比男人更是强许多。贾思邈问道:“你刚才说,你是白家仅剩下的几个人之一,那白安呢?白家还有其他人吗?”“有。”小白道:“我逃离了燕京市,白安却潜伏了下来,他要联络白家的旧部,等待着我回去,为白家报仇。”忠仆,果然是忠仆啊。贾思邈点点头:“行,咱们现在去医院吧,找医生帮你把石膏打上。”“贾思邈,我的事情,你不能跟她们说。”“我明白。”要是别人,贾思邈直接抱着她就上车了。可小白不一样啊,这个女人太倔强。她不让他碰,他也不相碰,一个把胸都勒成了ipad的女人,碰了又能有什么感觉?小白坐在椅子上,贾思邈直接将椅子给抱起来,大步走了出来。在大厅中,张兮兮和张幂坐在一起,沈君傲和唐子瑜、于纯坐在她们的对面,就这样看着她们。说不说?不说,我们就这样一直看着,非看得你们头皮发麻不可。这种事情,怎么说嘛,张兮兮和张幂想走还不行,她们三个拦着,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了。嘎吱!房门开了,贾思邈和小白出来,算是把她俩给解救了。这……这又是怎么个情况啊?小白又恢复了那股子冷酷的模样,贾思邈生怕她们误会,连忙道:“是这样的,我帮小白将断骨给接上了。现在,送她去医院,把断腿打上石膏。”终于是哄睡了玲玲,吴清月也从楼上下来了。小白这一身伤势,都是救玲玲造成的,她对小白很是感激。当听说,小白的断骨接上了,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颗紧张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沈君傲和唐子瑜倒是没想那么多,能把小白的腿接上,这是好事嘛。张幂和张兮兮狐疑地望着贾思邈,不用问都能想象得到,他肯定是看穿了小白的女儿身。既然是这样,他俩在隔间中那么久,有没有干过什么?感受着她俩异样的眼神,小白终于是没有忍住,脸蛋腾下就红了,连忙低垂下了头。既然贾思邈和小白都没有点破,她们自然是也不会说穿了,这是小白的秘密啊!于纯笑道:“走,我来开车,陪你们把小白送医院去。”张幂和张兮兮道:“还是我们去吧。”“你们早点休息,我跟他们去就行。”不顾张幂和张兮兮的坚持,于纯陪着贾思邈、小白就往出走。这样上车,肯定是不能用椅子了,贾思邈弯腰将小白抱起来,轻轻放到了座位上。这一次,小白终于是没有再坚持,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车子一路行驶着,来到了省中医院。在省城,有几人不知道贾思邈的?小护士有些小激动,立即给登记,只可惜没有那种特护病房了,连单间都只剩下一间了。那小护士小心道:“贾大夫,把她安排在单间,行吗?”贾思邈微笑道:“行,你帮忙留意着点儿。要是有特护病房腾出来了,就再把她给转到特护病房去。”“行。”那小护士正要登记,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了一阵几步的脚步声,有人喊道:“大夫,我有朋友马上要住院,赶紧给安排病房。”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跑过来了几个青年,其中一人的胳膊上缠着绷带,还渗着血水,看得出是刚刚包扎好的。贾思邈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应该也是骨折,给他包扎的人,医术肯定不简单。那小护士道:“请你们稍等一下,我在给人登记……”其中的一个身材健硕,留着稍长的碎发,眼睛很大,眉毛很浓,有点儿像是那种一字眉,中间都要连起来了。他穿着连帽衫的卫衣,下身是深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板鞋,不是说特别英俊,但是很有型。他轻笑道:“小姐,我朋友受伤了,我想安排一个条件好点儿的病房,麻烦了。”旁边一个小护士道:“不好意思,现在没有特护病房了……”“什么?”一个很胖,穿着宽松体恤衫,外面套了件风衣,不修边幅的青年,暴喝道:“什么破医院啊?连特护病房都没有了?”“高超,别激动。”那个一字眉的青年,伸手喝住了,微笑道:“小姐,没有特护病房,就给我一个单间好了。”“不好意思,单间也没有了。”“叉!”高超就忍不住了,骂道:“他妈-的,南方哪里有北方好了?连个医院的条件都这么差,早知道就不过来了。曲畅,你别拦着我,他们今天必须要给咱们找一个单间。”敢情,那个一字眉的青年,叫做曲畅啊。那个受了伤的人道:“高超,算了,反正曲畅的医术厉害,咱们随便找个宾馆住下算了。”“不行,咱们都过来了,再这么离开,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先生,真是没有了……”“你再说一遍?”高超突然一甩手,给了那小护士一个耳光,叫道:“今天,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你必须给我找一间。否则,老子把你们的医院给拆了。”这也太霸道了吧?贾思邈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自己都禽兽了,但是跟这人比起来,自己简直是比于纯还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女人啊?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本来,贾思邈琢磨着,实在不行,就把自己定下的这个单间,给他们算了。现在看来,别说是给了……哼哼,哥最不怕的,就是拳头硬的人了。旁边,连于纯都看不过眼了,上前扶住了那个小护士,叱喝道:“嗨,你们怎么回事啊?有话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动手又怎么了?老子还就对你动手了。”